• 本月热门标签:
  • 游戏

当前位置: 安陆资讯之窗 > 游戏 >

游戏直播新趋势中小主播做陪玩斗鱼虎牙全面开

2019-09-27 17:04 - 查看:
纯秀场直播平台如映客、花椒向多赛道布局,泛娱乐直播平台在快手、抖音带货取得巨大成功后,连YY运营主体也新增零售等经营范围,不排除朝电商领域探索。 游戏直播市场增速放缓

  纯秀场直播平台如映客、花椒向多赛道布局,泛娱乐直播平台在快手、抖音带货取得巨大成功后,连YY运营主体也新增“零售”等经营范围,不排除朝电商领域探索。

  游戏直播市场增速放缓后,平台积极拓展营收业务,游戏陪玩业务兴起,手游直播平台触手和斗鱼均已经上线陪玩板块,虎牙陪玩功能正在内测中。

  艾瑞咨询7月底发布的《2019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83.6%的直播用户听说过游戏陪玩,42.7%的直播用户愿意为主播陪玩付费,其中43%的用户为陪玩主播付费的金额可以在10元/小时以上,25.1%的用户需要根据主播而定。直播用户与游戏陪玩消费群体有极高切合度和转化空间,可以成为继直播打赏之后,游戏直播平台的又一业务增长点。

  我们尝试去分析和观察,陪玩业务借游戏直播平台全面开启,将会对直播平台和主播公会带来怎样的影响。

  陪玩在国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最早通过淘宝、出售时间的单个App在各大网游中兴起,甚至有发展至线下的趋势。因为缺乏监管,门槛极低,在早期显得一片乱象,为玩家和媒体所诟病,认可度不高。

  游戏直播平台的参与,全程向直播间粉丝直播,多玩家可共同接入,让陪玩透明化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使陪玩行业走向正轨。早期触手直播CEO曹建根就提到过,直播平台其实是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里,创建了一个游戏客厅,类似80后小时候去围观游戏机厅的小朋友打游戏一样,直播打游戏就是在引起大家的围观,建立社交关系,最后参与进来。

  传统游戏直播,不仅需要游戏主播有不俗的游戏技术,还需要掌握在直播间的控场能力。如果有露脸的要求,主播个人很难彻底放开,更别提与粉丝打成一片。游戏陪玩需要照顾的粉丝情绪减少了很多,没有露脸的压力。参与其中的用户提前付费或有付费预期,减少了主播对礼物索取的诉求。

  女主播优势要更加明显,“带妹”向来是电竞游戏中的热门需求。良莠不齐又数量众多的游戏女主播们转向陪玩,寻找到比直播适合自己的变现方式。

  用户在直播平台中参与游戏陪玩业务,比普通陪玩应用和私下交易,体验要多元化。

  主播技术水平普遍值得认可,与主播在游戏内互动比直接打赏互动有更多参与感和荣誉感,相当于付费“买”服务。据了解,今年6月触手直播上线了游戏陪玩版块,是业内最早投入游戏陪玩的直播平台,截止至7月底2个月时间,超过2000名陪玩入驻,总订单突破了4万单。

  对于主播公会而言,陪玩的兴起却不是什么好事。此前主播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打赏,没有成名之前,收入寥寥无几,需要签约公会获取底薪;在各大游戏直播平台的算法里,打赏是热度榜里关键的一项指数,中小主播尤其素人在各大活动中需要依靠公会的经济实力上榜,对公会依赖程度高。在和主播的签约过程中,公会具有较大议价权。

  各大直播平台陆续上限陪玩功能后,中小主播或流失换号做陪玩,稳定收入甚至可以超过纯做主播,意味着主播可以不依赖公会变现。

  陪玩本身对人气没有过多要求,有数百、数十个粉丝就可以过的很好,重点在于有单接,而不是有流量。有公会负责人透露,陪玩对公会确实造成了巨大的冲击,由于主播管理终究还是限于网络,主播“消失”公会确实没有办法。

  此外,自由化的散人陪玩往往可以入驻多个直播平台,不受单个公会限制,更不需要完成月固定比如200小时的直播时长去拿到小于3000的底薪。平台用户流量大、抽成和提现费用低廉可以令散人主播赚取更多费用,主播可以随时会带着自家“客户”迁移。在以往的陪玩app中还有绕过平台私下交易的现象,陪玩主播自由度非常高。

  或许是预料到潜在问题,虎牙目前的规定是,主播只要签约直播公会就不能签陪玩约,签陪玩约就不能签直播约。陪玩功能不对中小公会开放,目前只有对主播控制度较强的大公会可以试用。

  与斗鱼、触手不同,YY公会已经有一套完整的陪玩公会管理体系,可供虎牙直接继承。虎牙的陪玩公会体系建立很可能会像以往的主播公会体系一样,走在其他直播平台的前面。

  当然,陪玩从业者数量最终会随着电竞、游戏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,用户的选择余地也更多,此时公会的作用才会日益凸显。

  根据企鹅智库联合腾讯电竞、《电子竞技》发布的《2019全球电竞行业与用户发展报告》,2019年,全球电竞观众规模将达4.54亿人,同比增长150%。其中,电竞核心爱好者约占2. 01亿,且7500万用户是中国人。“全民电竞”的潮流已经到来,带火游戏直播行业后,游戏陪玩成为电竞用户的再深一层需求。

  有数据显示,头部陪玩平台比心注册用户超过1000万,2018年的最新流水没有对外公布,但2017年头部陪玩平台的对外年流水已经超过5亿元人民币;另一家主打陪玩业务的平台捞月狗,在 2018 年初曾透露,总注册用户已达 7000 万,日活用户达 500 万。2019年初,比心推出“年轻人的直播星球”等玩法,积极向短视频和直播靠拢。

  算上游戏直播平台,目前市面上的游戏陪玩平台已经达到近百款之多,这个数量,在今年创投基金盯上了陪玩业务后会持续增加。

  而游戏直播平台拥有成套成熟的研发团队,在直播中加入陪玩功能几乎不存在研发成本;其游戏用户与陪玩目标用户转化度极高,流量精准,不存在原始流量积累问题;鼓励主播转型参与其中,游戏陪玩本质上比游戏直播没有太大差别,早期就有主播做过类似尝试;游戏直播平台已经积累了一批声名在外的游戏高手主播,游戏陪玩体验质量水平较高。

  此外,关于媒体和用户普遍在意的陌生人社交涉黄问题,经过3年发展适应,直播平台对监管敏感的不健康内容具有较高把控力,可以不走弯路后来居上。

  意味着游戏陪玩这块蛋糕,对游戏直播平台而言,几乎唾手可得。此前有爆料,王者荣耀的陪玩产业就达到了几十亿之多,自熊猫直播倒闭后,游戏直播急需证明自己除打赏外的变现能力。

  陪玩业务在游戏直播行业的入场、促进行业规范化后,究竟能做到多大?直播行业,包括秀场和游戏直播,永远都有新趋势和新故事,或许没有下半场,只有未完待续。